老3000

这两天爆炸。

【欺诈】skyfall——天幕坠落(9)

我流ooc,少量其他cp,文笔微妙。

前篇戳主页(我还是没学会放链接对不起。)

没问题的话您进。







随着狂欢之椅在天空炸出美丽的血花,瑟维也破译好了最后一台电机;如防空警报一般的鸣笛声在庄园中叫嚣着,并长驱直入三人的耳朵。“这帮崽子还真的破译完毕了……”裘克嘟囔着,“我最好在留下一个……,我可不喜欢平局!”随着想法的明确,他的眼儿也随着他的心思一般,变得凶狠起来。他在工厂门口站定,然后,掏出了他所有的零碎,并以很快的速度把他们粗暴的,狠狠地拍在他的火箭上。“……老伙计,带我去大门吧……”他讥笑着发出嘶哑的声音,然后拉响了火箭,向大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此时,瑟维正跌跌撞撞的在废墟间奔走,他的腿已经麻木酸软,他的四肢被电流肆虐的酥麻;他感受着背后传来的炙热的疼痛感,下意识的朝着远处那渐渐消失的黄色闪光继续前进着;“快走!”这时,他的耳边传来了白面皮小生的声音,瑟维顾不得疑惑这声音从何而来,便不由自主的快步向声音的方向奔走而去。

“诶呀……他在不过来的话,也许这一次就又是我一个人离开了呢。”大门口,幸运儿站在那儿,摆弄着他手里的枪,一边嘟囔着,一边逗着他身边的蓝色蝴蝶。他踩在白线的外面,只差一步就能够逃离这场可怕的游戏。他从门里侧向外面随意的打量着,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个蹒跚着的,流着血的身影。他看着那个狼狈的,可怜兮兮的身影,感受着突然加快的心跳,默默的把他手里的信号枪上了膛。“诶呀……反正闲来无事,就顺手一救吧。”

当瑟维看到那扇开启的大门,和门里头的白面皮小生,他的思想不再像准备时那样鄙夷那个男孩儿,此时的他,看着那个男孩儿,仿佛看到了天使。他几乎是情绪失控,这从他发酸的,红了的鼻头和他颤抖的身体便能明显的看出来。“嘁……”幸运儿看着眼前迅速靠近的高大男人,和他几乎要哭出来的方而大的脸,他的脸,爬上了一丝嫌恶。“看起来高高壮壮的……内里也不怎么样嘛~”他心里想着,开始对瑟维大声呼喊起来:“快一点儿!”他挥动着双手,眼睁睁的看着瑟维,和他后面疾驰而来的小丑。

瑟维向大门奔跑着,并感受着他的剧烈的心跳声,他的心仿佛处在水深火热,他的命运在此时,就像是走在钢丝上的冒险者一般,只要一个失误,便会坠下万丈深渊。“快点儿……”他想着,并加快了脚步。拉锯声越来越近,瑟维浑身的冷汗也越来越多的从他的四肢百骸中冒出来。他的面前开始渐渐浮现出红光,他的头顶开始传来重物挥动的风声!“……!!”瑟维此时顾不得惊讶,他离门只差一点距离,只要成功的,快速的施展戏法,他便能活着走出这个鬼地方。“……一定要成功!”他这样想着,挥动起他的魔杖,然而,急于求胜的心理到底使他的戏法出了问题,他的戏法支离破碎的慢慢的释放出来,然而小丑的火箭,早先一步从他的头顶落下!

“——咚——!”工厂里的钟鸣声响彻云霄。瑟维捂着满头的鲜血狼狈的趴在那里,他甚至没力气爬起来。此时的他,五官知觉仿佛被剥夺去了似的,他的眼被他的血模糊了,他的鼻腔泛血,他的喉咙也在泛血,并发出“咯咯”的声响,他挣扎着向大门口爬过去,右脚却被小丑捉住,并将他的后背,连同他的背上的伤口一起踩在脚下,“呃啊啊啊啊啊啊——!”瑟维开始痉挛,他的四肢随着剧痛无意识的挣扎,他透过被血模糊了的双眼向小丑。但没等他看清,他便被挂上了气球。“监管者的肺活量真的是很神奇啊……”瑟维挂在气球上,脑子里的思绪混乱不堪,他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他的四肢无力的随着重力自由的摆动。“……我就要死了吗……”他想着,并透过他的被鲜血染红了的眼睛去看天空,“我也会被那些鸟儿吃掉吗……”他咳出一口血,“真想再见一见那个有趣的小偷先生啊……他是叫……克利切……对,克利切……”

他慢慢的回复了体力,然而,极其短的距离却再不能给他挣扎的机会,就在瑟维绝望的闭上双眼之际,一声伴随着强烈火药味儿的刺耳的枪鸣声穿透冰冷的空气,狠狠地打在裘克身上,“yiaaaeeeeee——!”裘克被这大红色的子弹击中,开始愤怒的挥动他的手臂,并企图把那讨人厌的红烟拨拢开来,而在这时,瑟维也趁着这空荡挣扎下来;“快走!”幸运儿在门口对瑟维大声的叫喊,瑟维听着这声音,感受着重新落在地面上的触感,愣了一会儿,然后跌跌撞撞的,连滚带爬的向大门口跑去。等到裘克摆脱了那些恼人的红烟,瑟维和幸运儿也正好逃出了庄园。裘克看着大门的方向,愤怒的声音穿透还未散去火药味儿的空气,直抵云霄。

——————————————————————

瑟维被幸运儿带着,直接离开了庄园,他们在荒芜的土地上缓慢的挪动着脚步,时间也仿佛随着步调而变得粘稠。“咳……”瑟维在后面走着,不时咳嗽着,他的背和头受了伤,在行走的过程中火辣辣的疼。

“你……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来到这儿的?”他颤颤巍巍的把他的血迹未干的脑袋伸向前面,伸向幸运儿的后背。“我啊……嗯……”他似乎并不感到疲累,他甚至连恐惧的感受也没有,相对着瑟维,他冷静的,自在的让人感到可怖。“我是为了钱啦~!”他半开玩笑的声音从前面轻飘飘的飘飞过来,然后,像钢针一般,直直的扎入瑟维的心窝。“你……就只是为了钱?!”他难以置信的浑浊的声音沉闷的从他的腔子里蹦出来,他的布满污迹的狼狈的脸上浮现出挣扎的,受伤的,难以认同的表情,“你是认真的吗?”他颤颤巍巍的问,“是呀~”走在前面的人缓缓的转过头,月光下的他的脸上泛着惨白的光晕。“我是幸运儿啊~”他笑着说,“我的不兴,都是由别人帮我背负的,所以我是完全没问题的啦~”他轻笑着,那轻轻的笑声传到瑟维耳里,刺耳的要命。“啊……”幸运儿轻呼着,你看,前面就是路口了哦~他用手指向前面,“是时候分别了,瑟维先生~”他轻笑着,然后伸出一只手,抓住瑟维,然后将他重重的甩向前面。瑟维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他回头,想用他的大眼睛怒视那个讨厌的白面皮,然而,幸运儿早早的消失在黑暗中,留给瑟维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荒芜的土地罢了。








to be continued.

今天写的短……我满课……强挤时间练笔了、诶诶果然我还是不会写东西,不过游戏的过程写完了,剩下的温情进程就好写了😭诶诶怎样都好了随缘码字吧。

下期:他俩总算见面了可以写相处了我也好活一点。

我遇到的幸运儿都是各种携枪去世,见死不救,牺牲他人照亮自己……就这么写了嗯,我开心。

今日推歌(1/?)
我今天十点多才起来(눈_눈)
穿完衣服吃完饭就码字(눈_눈)

嘛算了,我这个垃圾不码字就更垃圾了……本来文笔就差……到时候期末写作考试怎么办啊……诶……

【欺诈】skyfall——天幕坠落(8)

我流ooc,文笔微妙,少量其他cp(我都不知道其它cp啥时候出来,大概下期园医能有。)

没问题您进。

前篇戳主页,我真的不会放链接(눈_눈)

☆占tag抱歉,今天的文依旧没有克利切……但习惯上就这些tag,毕竟我得让瑟维回去才能写克利切……




瑟维战战兢兢的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发自心底的恐惧!他看到那颗顶着红色卷发的脑袋,他想起克利切在那晚闲聊时对他说“我小时候常溜去马戏团,那里有很多令人发笑的小丑,但是小时候我盯久了他们,就会觉得可怖。”他在那时还讥笑他胆小,但现在,他好像能够理解一点克利切的心情了。他似乎被吓到了,就那样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看着那将近两个他高的庞然大物。

裘克看着这个哆哆嗦嗦的小东西,发出了嘶哑的讥笑声,然后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抄起他的火箭筒,照着瑟维的头顶狠狠地砸去!

瑟维看着那火箭筒直直的砸向他的脑袋,才猛然的把他四处挥发的思想强行拖回脑子。“……快一点儿!想想办法!要么你就没命了!”瑟维的方而大的脑子在这一刻显现了他的智慧,脑神经高速传递着的信息驱使着他用比平时快太多的速度挥动魔术棒,这个他平时实行起来都要谨慎小心缓慢施行的替身戏法,在这一刻被他运用的熟练至极而又迅猛如电!

裘克狠狠的砸向瑟维,这一下,实打实的锤在瑟维身上,裘克讥笑着挥动着他硕大的火箭筒,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瑟维的身体渐渐的由上而下的消失在原地。“……?!”在这之前,庄园里并没有来过魔术师,裘克也就没见过这等戏法,而今日一见,着实让裘克大吃一惊!他迅速的环顾着四周,连带着打开了一个柜子;在他转了几圈后,他的眼里瞥见了一个慢慢浮现的影子。“yiexiaxiaxia……我找到你了!”裘克愤怒的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此时,瑟维正狼狈的奔跑在废墟之间,“该死!……”他暗骂着,“差点就没命了!”他看着手里残存的魔术棒,感到担忧。替身戏法的原理是借助道具在一瞬间利用光的折射制造残像,而后本体借着道具制造的空隙快速逃走。“……我只剩下够一次的材料了、”瑟维看着魔杖,暗自担忧。而就在这时,他的身形随着魔术材料的逐渐掉落而渐渐显露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从背后传来的徐徐寒意和逐渐加速的心跳。他警惕的看向背后,看到了身后疾驰而来的小丑!“cao!”尽管瑟维有着良好的修养,在此时也被气的破口大骂。然后,在愤怒的咒骂声中,飞快的翻过了前面的窗子。

“就差一点儿!把他砍倒在窗下!”裘克拉动火箭飞速疾驰,然后在窗口处被生生擦刀……“shit!”他骂道。从游戏开始到现在,瑟维已经两次激怒了他,他感到很不高兴,“……再追不到他,我就要换人了。”裘克虽然看起来很不理智,但实际上他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于是他没有直接翻窗,而是在原地组装起了他的火箭。

瑟维在远处的树后短暂的歇息,当然他也没闲着,在歇息的同时,他的眼睛也瞄着废墟里的裘克。他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把口袋里的零零碎碎粗暴的拍在大火箭筒上,心也随着拍打的动作一点一点凉下去。他不再向那儿窥视,而是挣扎着迈动他已经发软的双腿向远处逃去。当他的心跳声渐渐平息,他才舒了一口气,转身绕道墙后的电机旁擦了擦冷汗,并解起了电机。然而他的汗水粘在手上,使他的手指开始打滑;“该死……我本来就没接触过这种东西……cao!”愤怒,恐惧,和发抖的,粘着汗水的手,使瑟维操作失误,炸了机。随着爆炸声涌入耳朵,一股暴虐的电流也随着他的手指蛮横无理的侵入到他的身体。随着爆炸声响起,他的心跳突然加快!“……又tm来了……”瑟维咒骂着,转身想要逃跑,但是这次,裘克的锯拉的太快,没等他转点,背后传来的剧痛就使得他大叫一声。

“在我手里,就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裘克大笑着挥动他的火箭,看着瑟维忍着剧痛飞快的逃跑。“……好了,去追好追的家伙吧……时间已经不多了。”裘克拉低他的帽子,听着远处传来的炸机声,在大笑中消失在红黑色的光晕里。

牛仔从开局便没见过裘克,只有耳边时而响起的拉锯声提醒着他这是一场玩儿命的游戏。随着第二台电机的破译进度达到尽头,他也舒了一口气,而就在这时个空档,他的腰间的鞭子戳到了一个不该被按的按钮,于是他的下场——当然是被肆虐的电流电的浑身发颤。他瘫坐在电机旁,手脚被电流电的酥麻且无力,而这时,他的背后亮起红光,在红光中,裘克走了出来,他看着面前毫不知情的牛仔,讥笑着挥起了火箭!

“咚——咚——!”工厂的四面八方传出悠长的钟声。另外的三人同时意识到——有人倒地了。与此同时,牛仔的痛苦的嘶吼声从远处呼啸着飞散到工厂的每个角落。“……不……不要……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机械师听着这惨叫声,她的灵魂也仿佛被那痛苦的声音传染,她颤抖着去破译面前的电机,但发抖的手和身体使他破译的效率极速降低,并时常炸机。牛仔已经被绑在椅子上,他们之中最健壮的瑟维也已负伤——恐惧开始蔓延。裘克站在牛仔面前,点燃了狂欢之椅;“让我们狂欢吧……伙伴?!”他讥笑着从他嘶哑的嗓子里蹦出文字,并压下他庞大的身体,用他的脸抵住牛仔的额头;“你做好准备了吗?”他讥笑着,“什……什么……”牛仔颤抖的破碎的声音从喉咙里断断续续的传出来,“嘻……”裘克笑着,“当然是……被炸成碎块的准备了!!!”他低低的声音在这一刻嘶吼出来,身旁的鸟儿被这声响震的四散开来。“要么你以为为什么这里的乌鸦有这么多?!多到哪里都有?!”他睁大双眼,死死地盯住牛仔变色扭曲的脸,“正因为有了你们,他们才能够长得毛色靓丽水滑啊!”他狂笑着,看着狂欢之椅逐渐缩短的时间,说到“时间到了……永别了,小东西~”裘克拉响了火箭,疾驰而去,在他背后,是天上爆炸开来的美丽的血花,和牛仔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的恐惧的绝响。

幸运儿一边翻找着箱子,一边看着天上炸的四散开来的牛仔,“……又一个倒霉蛋儿。”他摇了摇头,继续进行着手里的活计。与此同时又一声钟声伴随着哀鸣想起。“嗯……”幸运儿凝神听着,“看样子神棍还没有倒地,那么就是……机械师了。”他仿佛目击到了机械师被锤的场景,“……那么瘦小的女孩儿……”他想着“一定活不到最后的吧。”此时,电机已经只剩最后一台,而幸运儿身旁得地图上也显示着瑟维在破译最后一台电机。于是他游刃有余的站起来,并将箱子里的枪斜挎在腰上,“那么……我便去开门好了。”他这样想着,悠哉游哉的像大门的方向走去。

“不……不行了……”机械师倒在裘克的脚边,气若游丝。“如果我……能把我的遥控器好好的抓在手里……能把我的娃娃们带过来……我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呢……”她直到被绑在椅子上,还在想着;原来,她的遥控器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掉落在脚边,并没有带进来,她最大的倚仗,也就无从谈起。“啊……至少……我又能同父亲在一起了……”她就那样瑟瑟发抖的瘫在椅子上,那些绳子似乎都不能够很好的禁锢住她瘦小的身体;在狂欢之椅起飞的最后一刹那,她的脑子里竟不是恐惧,而是父亲。这份思念甚至胜过了恐惧,当她随着狂欢之椅起飞到空中,她的心里已经满是她的父亲。“……对不起,我不能为你报仇了……”她低低的嘟囔着,“父亲……我来找你了。”

特雷西,她短暂的一生中所有的美好回忆,在被炸成碎块之后,随着她瘦小的躯体一起,被那些红眼儿的鸟儿们粗鲁的分食,就像她的成果被伪善的人们占为己有一般。她可怜的一生,在18岁,画上了终点。






to  be  continued.

今天身体感觉不太好
大概是因为我没好好吃药(눈_눈)
所以今天我写的是什么垃圾玩应儿……
个人感觉质量偏差,虽然本来整体质量就不高……

下期纲:想啥写啥吧反正都是练笔。

我写的这么垃圾真是对不起(눈_눈)。

今晚推歌(2/?)
万圣节要到了,这时候就需要一个迈克尔这样的男人扛着音响满农场的跑了(눈_눈)

有可能闭关读书近期,毕竟一直毫无章法的写文是进步不了的。等我读完大学写作老师留得41本书和古汉语,现汉语老师留得一堆推荐读物……我有可能就回来了(눈_눈)……大概那时候我就能写出能扣人心弦的文章了吧。大概那时候我的垃圾文笔能比现在好点吧。

【欺诈】skyfall——天幕坠落(7)

我流ooc,文笔微妙,少量其他cp。
前篇戳主页。
没问题的话您请。

前情提要:感觉上期没什么好写全是日常记叙体。

☆这期没有克利切,瑟维主场,但是还是日常打这些tag,引起不适我深感歉意。






长桌上的人们不安分的晃动着身体,交头接耳;瑟维把目光拉向身旁的人,“嗯……一个牛仔,一个戴着……头盔?的小姑娘?那边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奶油小生?”看着这一群人,瑟维原本沉重的心情更加沉重。

“我可不认为和这样一群人一起,能赢得游戏……赢过那边的怪物。”他这样想着,又把目光投向那边的帘子里去,看着那一团黑暗,他的方而大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汗珠,他的眉如同他的双手一般紧紧的搅在一起;他的大手忽然伸展开,然后颤颤巍巍的去摸躺在桌角的魔术棒。

大厅正中央放着的沙漏里的细沙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下沉到底部,长桌上的人们不安分的转动他们的眼睛。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最后一点细沙下落到底部,那沙漏突然“呯”的一声炸了开来,随着爆炸声响起,一股不知名的香气飘了出来,长桌上的人们闻到那味道,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睡意。“该死……”瑟维强撑着眼皮,他看向那头的三人,却只看到了三团不同颜色的头发;“鬼知道我们睡着了之后会被带去哪儿……希望……”理智还是敌不过睡意,瑟维在瘫倒的最后一刻,握紧了他的魔术棒。

当整个大厅里响起轻微的呼声和稳定的呼吸声时,大厅的门被从外侧大力推开;推门人仿佛一点儿也不怕长桌上的四人被这响声惊醒。他高声的叫唤起来:“裘克!该干活了!”他从外面走进来,灯火照亮了他的脸……亦或者是纱布。

听到这粗沉的声音,阴影里的人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他同纱布脸一样,拥有比常人高大太多的体型,不同的是,纱布脸看不到脸皮,而他看不到左小腿,在那里取而代之的是钢铁做成的假肢,那些粗且长的铁柱同他的左腿连接在一起,但和他的身材比起来,那些铁柱又显得那么的短而细。

“哈哈哈哈是啊,来吧里奥,把这四只小鸡拖到你的场景里去,今天庄园主指定的是那儿。”被称作裘克的家伙从他嘶哑的嗓子里吐出一连串大笑,他手里提着几乎同他腰围一般粗细的五颜六色的礼花般的火箭筒,他挠了挠头发,手指不自觉的刮蹭到脸上的人皮面具下的狰狞伤疤。“希望我今天能在那儿也拾到很多推进器……”他嘟囔着。

里奥看着长桌上趴着的毫无形象的四人,叹了口气,一手拎起一个,并用他布满烧伤痕迹的健硕臂膀拦腰挎起他们。“你自己解决剩下的小姑娘和小白脸吧。”他指了指桌上趴着的剩下的两人。“真是,我还得提着火箭呢,你就不能帮我都扛走……”裘克一边嘟囔着,一边把剩下的二人粗暴的摔在肩上,他一手提着火箭筒,另一只手抓着两双脚,跟在里奥的后面。二人踏过大厅中央的沙漏的玻璃碎片,走出大门,渐渐的隐匿在黑暗之中。

“快走吧……晚了的话庄园主会生气的……”里奥看着天色,面有愁容。“你还是这么爱操心,无论在哪儿都是。”裘克嘻笑的看着他,但还是加快了脚步,“我心里有数,大不了我认真点,用这四个人的脑袋将功折罪啊~”他似乎极其自信,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头也不自觉的扬起了几分,这嘶哑的声音让里奥感到放心了一些,毕竟他们这一帮人里,就属裘克的业绩次次标红。“那你加油吧。”里奥嘟囔着,“知道了,毕竟庄园主在不知道哪里看着呢……”裘克嘴里嬉笑着,但脸色却深了几分,连带着嬉笑的嘴角也平了下去。

————————————

当瑟维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同那个戴头盔的姑娘一起,躺在一个类似仓房的地方,他的魔棒被随意的扔在一旁。他从地上爬起来,又掸了掸身上的灰。当他觉得自己的形象变得比较得体,他才叫醒旁边的依旧昏睡着的姑娘。“嗨!醒醒!”瑟维低声说着,又拍了拍姑娘的小脸。他看着姑娘悠悠转醒,悄声说:“能动么?”姑娘点点头,并借着瑟维伸出的手的力量从地上爬起来。“你知道怎么去修理那东西么?”瑟维看着那边窗旁的电机,又看到姑娘腰间别着的扳手,问道。“嗯……像是打字机的原理,我看看……哦,我想我可以,这并不难。”姑娘看着那台顶部闪烁着昏黄色光晕的电机,捣鼓了一会儿,自信的发声。

“你也看到信了,我们要修好至少五台……这种东西。”瑟维对姑娘说着,不忘停下手上敲击机器的动作。“如果顺利的话,这种东西,我还是很有把握修好他们的。”姑娘的回答显得游刃有余。瑟维一边敲击着冰冷的钢铁,一边用眼睛打量着身旁的姑娘。“他看起来像是个工匠……”他这样想着,“为了增大胜利的几率,我想我应该了解她。”于是瑟维问道:“恕我冒昧,请问您的职业……”他没了声音,等待着下文;“先生,询问别人之前最好自报家门。”姑娘似乎有点不高兴。“是我的疏忽,小姐,我是瑟维,是个魔术师。”他似乎想挽回一点面子,于是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憨厚的笑,他的脸皮也被这举动牵扯出几道皱纹。他晃了晃手里的魔术棒。“嗯……好吧,”姑娘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从她的举动上,瑟维看出她大概是上流社会的人……要么便是被家里宠坏了的孩子。“我是特雷西,魔术师先生,我是个机械师。”特雷西的回答让瑟维知道她属于他猜测中的第二种情况。他看着她的仿佛营养不足的瘦小身板,目光闪烁不定……

不知不觉间,一台电机已经解好。瑟维为了加快游戏进度好早点离开这个地方,而与特雷西分道而行。在经过一处废墟时,瑟维的背后开始冒出冷汗。“……看起来我有麻烦了、” 瑟维干笑了一下,开始警惕起来。他环视着四周,并抓紧了他的魔术棒。心跳声越来越急,瑟维的呼吸也随着心跳的起伏而变得急促起来;在他转过一堵高墙时,他的眼睛里冲进了一团红棕相间的颜色,他的心跳声在这一刻突然快如鼓点,他的冷汗从他的躯体各处争先恐后的涌出来;他战战兢兢的向上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狰狞的恐怖面皮!

瑟维·勒·罗伊,在这一刻,在他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中,真正的明白了“恐惧”的含义!





to be continued.

对不起还是进展缓慢,不过瑟维和丑爷都撞脸了下期那就肯定开始虐杀了呗……
这期我尝试了一下少一点记叙体描写,多一点对话,还断了更多空白,不知道好不好一点……我觉得比大长篇方便看一点,当然这样就少了许多(主要是手机打字累),诶。如果有建议的话评论区留言,我会继续改进我的垃圾文笔,谢谢。

下期纲:修机遛鬼,双飞险平。

不飞几个也不能刺激到瑟维的老古板神经让他转变啊、我要推进剧情所以对不起了、你们就上天吧……

局内人物列一下:牛魔机幸,裘克。

【欺诈】skyfall——天幕坠落(6)

我流ooc,中长篇大概,少量其他cp,文笔微妙。


没问题不嫌弃的话您进。


前篇戳主页。


前情提要:克利切,妥协,面包店,报纸,瑟维,欧蒂利斯庄园悬案。





日暮西沉,街道上的行人们随着西下的日光四散开来,原本拥挤而热闹的街道慢慢回归宁静,只有少数的行人三三两两的在道路两旁缓缓的挪动。克利切抱着满袋的白面包,沉默的坐在街角的站牌下;他从午后到现在,一大部分时间都安静地坐在那里,在人潮涌动的时候,他还从那些有钱人牵着的孩子的衣兜里顺走了一些糖果;他看着道路对面的深灰色砖块砌成的花坛,看着那里面盛开的一团团小白花,它们向着天空自由的伸展着枝叶,随着微风轻轻的摇动着的身姿;他的眼中晃动着花瓣的白色,这让他联想到怀里的白面包,也让他想起孤儿院里的孩子们白色的褂子,他还想到了医生的裙子——那条白色的裙子完美的勾勒出她的曼妙身材,使原本就优雅美丽的她显得更加漂亮。他想起她微笑的脸,茫然的情绪又一次泛起波动。他大力而快速的摇晃他的脑袋,仿佛这可以使他把那个恼人的形象从脑子里甩出去。晚风夹杂着灰尘铺在克利切灰暗的脸上,使他原本就灰暗的脸色更加黯淡,也顺带着迷了他仅存的一只右眼。他腾出一只手来,胡乱的揉了揉眼睛,然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抱着满袋子早已被风带走温度的白面包,慢慢的走回到那条破砖巷子里。


从主街道到孤儿院的路昂长曲折,克利切抱着白面包,穿过了后街的窄了许多的单行路,又拐过几个弯,进入到砖巷里;砖巷一如既往地漆黑,两侧高高竖起的墙壁间的空隙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杂物和垃圾;在那些墙壁上的窗户下,妇女们拉起的晾衣绳上挂着洗好了的半干未干的衣物寝具。“……这或许是这巷子里唯一不讨人厌恶的味道,”克利切穿过那些布料,任由思绪自由翻飞。他游荡在巷子里,慢慢前行到尽头的路灯后,他想起那个夜晚他的失手,又想起那晚深秋的冷风,和瑟维的沉重的躯体压下来的他支撑不住的重量。他忽然加快了脚步,像是不愿意停留,又像是决绝的走出路灯的光晕;他走向孤儿院,在进门前又折回到右边离得老远的人家的花圃前,小心的摘走了一朵小花。


“孩子们!”他推开门,随着他一同进入的是深秋的冷风,和不知从哪飘来的几片黄叶。“快来把我手里的东西接过去!”他大声说着,并努力摆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孩子们嬉闹着从后院飞出来,不安分的将克利切围成一圈,叽叽喳喳的问着今天的收获,亦或者是说着今天他们的工作有多么努力,邀功之类。“他们就像是一群嗷嗷待哺的雏鸟,”克利切想,“然而没过多久这些雏鸟就要被带走了……”一想到这里,克利切便感到胸腔里发出酸涩的感觉,憋闷在那,堵的他难受。于是他拿出他偷来的那些漂亮的糖果,分给他身边的孩子们。听着那些清脆的欢声笑语,才使得他的难受的心好受了一些。“来吧,已经是该吃晚饭的时候了!”克利切说。


当他们在餐桌旁围做在一起的时候,他看着篮子里切好的白面包,想起了瑟维,“他一个人吃掉了三人份的白面包,”他在心里抱怨着,“也不知道他现在温饱问题解决了没有……”他的思绪又开始胡乱的飞散,一会儿飘到孩子们身上,一会儿飘到瑟维那儿,一会儿又想起医生的话;“……鬼知道为什么我又想起这么多麻烦事儿!”他忽然气愤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并将手里的面包狠狠地吃掉最后一口;没等餐桌上的人发声,他便将椅子推回到老木桌下,快步走回到他的卧室里去。当门被彻底关紧,克利切将他疲倦的身体扔到角落里的板床上,床上的灰尘随着身体下落带起的气流呼的一下飞散到四周;他俯卧在床上,摘下帽子,用一只手胡乱的揉他的头发,直到它们变得凌乱不堪。他翻了个身,衣袋里的棱角在翻滚的过程中硌痛了他,他将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那是一份从报亭里顺来的报纸,版面上加粗的字体让他疲倦的神经变得紧绷。于是他直挺挺地坐起来,借着窗外透过来的路灯微弱的灯光,去看图片下的文字,而他断断续续想起的魔术师,此刻则是在庄园里进行着赌命的勾当。


————————瑟维————————


瑟维现在感觉很不好,他的神经极其紧张;此刻他坐在大厅的长桌前,和身旁的另外三人一起坐立不安的等待着游戏开幕。而他所在的地方,正是人们口中传得沸沸扬扬的欧蒂利斯庄园。他在遇到克利切的前一天收到了来历不明的包装精美的信,此时的他正饱受着业界猜测而窝在家里;事实上,外界的传言没有错,他真的对自己的师傅痛下杀手,但瑟维不后悔,因为怎么做都是泯灭自我的前程,如果是这样,那么他还不如铤而走险的赌一把。“我不后悔……”他坐在长桌旁,用手指捻着桌上的灰尘,“他夺走了我的成果,本属于我的成果,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将永无出头之日!”想到这儿,他便不再后悔接下了那封神秘的邀请函,紧绷的神经也得到了缓解,于是他的脸上开始浮现出坚定的,自信的神色。“只要我赢了游戏,庄园主就会洗清那些谣言,我也将获得我想要的生活!”他的脸色随着想法的变化一点一点的变得有光泽,他的黑亮的眼睛里开始发射出清亮的光,“或许等我成功回去,我可以去见那个有趣的小偷先生……等等,那是什么?”


长桌前的帘子里的阴影中传出了沉闷的,缓慢但又掷地有声的脚步,瑟维听到帘子那边的黑暗中开始传来粗重的呼吸,和近乎癫狂的沙哑的笑声;这些声响让瑟维刚刚得到缓解的脸色再一次变得糟糕起来,他听到那头传来重物坠地的声响。“……那边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在瑟维还没有参加游戏的时候,他胸有成竹的以为他会轻而易举的获得胜利,单凭借着他比常人高出许多的大块头和他精湛的魔术技巧。瑟维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小孩子似得人追人的游戏,而在听到那些诡异的声音后,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信纸里的最后一句话:“请谨慎考虑,这是一场你无法想象的游戏,一场可能会死的游戏。”


瑟维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他凝视向帘子的里面,仿佛凝望深渊。





to be continued.


我总算有点进展了=、=这点东西在电子阅览室码了一个半点多……好吧将近两个小时,两小时写这点渣渣可愁死我了=、=下期瑟维就要和监管者斗智斗勇了,我要尝试写打戏。

呃……没好好学习明天随缘更新……时间怎么这么少……



下期:瑟维,丑爷,激情溜鬼,艾玛终于被带走了(两三节了才带走好慢。),医生,电疗,瑟维旧装,谣言,再遇,合作……


随缘写手,大纲是为了下期写起来不太犯愁的……也就是说有可能变,当然不会有太大出入就是了。我要学习。


今晚推歌(3/?)
……我随意翻我的歌单,企图催眠,他是A开头,我也知道他很适合睡眠,于是便点了这首,结果……
这曲子不就说的是艾玛和医生跑了克利切在那里抒情嘛😭这歌词实在是很戳我😭我睡不着了😭

来我们看一下:

They say you've found somebody new,
他们说你找到了新欢,
But that won't stop my loving you.
但我仍然爱着你,
I just can't let you walk away,
我不能让你离开,
Forget the love I had for you.
不能让你忘记我对你的爱,
Guess I could find somebody, too,
或许我也能找到另一个人,
But I don't wan't no one but you.
但是我想要的只是你,
How could you leave without regret?
你怎么能毫无愧疚地离开,
Am I that easy to forget?
我这么容易被遗忘吗,
Before you leave be sure you find,
你离开前,能确定你找到了真爱吗,
You want his love much more than mine.
比起我来,你更想得到他的爱?
'Cause I'll just say we've never met,
如果我真的那么容易被遗忘,
If I'm that easy to forget.
那我宁愿我们从未遇见,
Before you leave be sure you find,
你离开前,能确定你找到了真爱吗,
You want his love much more than mine.
比起我来,你更想得到他的爱?
'Cause I'll just say we've never met,
如果我真的那么容易被遗忘,
If I'm that easy to forget.
那我宁愿我们从未遇见,
If I'm that easy to forget.
那我宁愿我们从未遇见。

……这就是我脑子里的社园刀😭😭😭!
好了世界晚安。

【欺诈】skyfall——天幕坠落(5)

我流ooc,中长篇大概,少量其他cp出现,文笔微妙。

☆喜欢艾米丽的注意,文章有ooc描写。

没问题不嫌弃的话您进。

前篇戳主页。


前情提要:瑟维,分别,克利切,信,钢琴,面包店,医生,克利切,强制执行。






“为什么要带走他们?他们看起来都好好的!”阴云似的灰色迅速的爬上克利切的眉头,各种不同的情绪夹杂在一起,糅合,交织成复杂的心思。他的干净的眉皱起来,拧成一个八字,他的额头随着眉头的动作也皱起来,显得原本充斥着忙于生存的面部表情里多了一丝愁苦,亦或者是急迫。“你们不能这样做!”他几乎是低吼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对他们做什么!你们干的那些丑恶的勾当!早就有目共睹了!”克利切怒视着医生,他被气的全身颤抖,因为他知道,孩子们要是去了,便是到地狱里去,那种痛苦是连成年人也忍受不住的;当然也不乏有运气好一点的孩子,在接受“治疗”的时候被来参观成果的老爷们看中,得以脱离折磨;但也仅仅是比在那儿好了一点,因为离开那儿,去到那些富贵姥爷的家,只是换了一种折磨方法而已。克利切担心着孩子,更多的也是担心着自己,他如今所有的收入,吃食,衣装,甚至住所,绝大部分都要依赖着孩子们从阔太太手中乞来的钱,虽然自己每天“工作”得来的钱也能够满足他的进食,但在高昂的物价面前,那些钱只能买来一些干面包,有的时候甚至连干面包都买不到,只能买来黑面包。那些真正的上等人们,他们坐在马车里,坐在人力车上,从来是不会被克利切这种下等人近身的,所以克利切每天能顺来的,只是一些虚伪的骗子们的少量的钱罢了。

所以克利切感到愤怒,同时他也感到慌乱。而上等人出身的医生又怎么看不出来克利切的心思,在这个混乱的变革此起彼伏的年代,会看人的,不是下等人便是上等人。那些中产阶层,他们只会盲目的工作,他们也不需要去揣摩心思,只要机械的做好他们手里的活计就好了。于是艾米丽,这个有着漂亮名字的上等人出身的医生,露出了笑脸。

“哦,亲爱的皮尔森先生,”她笑着说,“我们不会对他们做些什么的,这你大可放心”,她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克利切,“而且……我们还会为您和剩下的少部分儿童提供补贴,每个月都能保证你们衣食无忧的,丰厚的补贴~”她眯着眼看过去,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克利切摇摆不定的神色。她继续说:“克利切先生,你要知道,这也不是我们想做的,这是上面的指令,违抗的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恩威并施从来便是对付下等人的最好的手段,艾米丽又一次成功的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克利切看着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美丽的脸,觉得无比恶心。他又想起了那些“大驾光临”孤儿院的上等人们,他们也有着这样的脸;所有的上等人们几乎都有着同样的面容,美丽而又丑陋。但就是这样的脸,这些下等人们厌恶的脸,恰恰还是救济下等人的主力;他们折磨着,而又关怀着下等人们。“这就像做慈善,但只是对小动物的玩弄似的恩典。”克利切这样想。他忽然感受到泉涌似的无助,这种感受在下等人里每天都要发生无数次。他们的泪水不被看见,也不被怜悯。克利切的本就苍白的脸上开始爬上灰漆似的,自责的神色。他胸腔里的自责与愤怒被无限的放大,膨胀,他的衣衫开始无规律的起伏,他的腿变得无力。他看见医生含笑的眼睛,他看见街上的人们狰狞的笑容,他看见伦敦的天空被烟囱里冒出的黑烟一层层遮掩。
“……无力回天。”

终于,医生达成了她的目的。“这真是一笔两全其美的交易,”她笑着说,“同样也是公平的,你说是吗?皮尔森先生?”她含笑的眼睛里突兀的射出光芒,那道光柱穿透空气,直直的射入克利切的眼里。“……随你们了。”克利切不愿再说什么,转身踏进了面包店里。“……诶呀,不太开心呢,看起来~”艾米丽眯起眼睛,“……是时候开始工作了。”午后的阳光炙烤着街道,医生缓缓的走向街的尽头。阳光打在她的背后显得十分唯美,而背阴的正面,却是漆黑的一片。

克利切走进面包店,他看着橱窗里那些形态各异的蓬松的面包,心中五味杂陈。他瞥向角落里的橱窗,那些白色的蓬松的面包们,懒懒的,随心所欲的躺在橱窗里。他看着那些面包,想起了巷子里的那些孩子。他的手碰到他的破西装的衣袋,他又想起了已经离开的瑟维,“……我想,是时候用这些钱给孩子们改善下生活质量了。”这样想着,克利切拿起了旁边的托盘和夹子,默默的夹空了放着白面包的橱窗。

当老板看到那些堆积如山的白面包时,他先是愣住,而后他看到了端着托盘的克利切,他的眼里漫上了鄙夷的神色。“呦,克利切,怎么今天买了这么多白面包?做成大买卖了么?”他讥笑着看着克利切,“亦或者……做了什么勾当?”他满脸鄙夷的等待着克利切的反应,但克利切这会儿没心思搭理他。“……随你怎么想了。”他不带感情的,懒懒的回答。老板没等到想要的反应,自讨没趣,便草草的给克利切结了帐,然后坐回到他的椅子上,看起了报纸。克利切慢慢的把面包装到牛皮纸袋里,离开时,他无意识的扫视了一圈,眼神飘忽不定,他瞥到老板的报纸上,瞳孔却赫然缩紧。

“欧蒂丽丝庄园悬案再续!失踪案件又添一人!”

在那硕大的占据了六分之一板面的粗体标题下面,赫然是魔术师模糊的照片。

“……瑟维!有麻烦了……”克利切晦暗的神色更深了。






to ne continued.

对不起我咕了……今天写的好短……对不起ಥ_ಥ、
但是真的太忙了……全是课,累的一批,还要吃药。
以后有可能会变得短……因为好累啊……课还多……
对不起吧。



给自己的下期纲:艾玛离开,医生,治疗;瑟维,同行,嘲讽,打击,瑟维,庄园,离开,回来,(旧装)瑟维转变,克利切,合作……

等会大纲还没动?!我写的什么垃圾。

今晚推歌(2/?)
冷门好歌。果然我还是喜欢这几个人。
我虽然孤独,但是我在努力把孤独转换成孤傲。
毕竟,一个傲气多一点,一个傲骨多一点。